揭秘徐翔操盤手法:低位買、高轉增、概念炒、逢高出

2014年12月27日,來自《投資時報》的揭秘,標題《18家公司涉嫌操縱股價 大佬徐翔若隱若現》,對徐翔操盤手法、徐翔涉嫌操縱股價提出質疑。事隔11個月后,2015年11月1日,私募大佬徐翔被抓,以涉嫌違法犯罪,被公安機關依法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徐翔操盤手法真相

全文如下:

在今年中期(編者按:指2014年),市場曾一度瘋傳徐翔遭到證監會稽查,但澤熙公開否認傳言。從重倉股寧波聯合(600051)被證監會點名來看,這種傳聞顯然并非空穴來風,中國證監會正在掀起一輪監管風暴,以罕見的強硬態度向操縱市場的行為宣戰。

12月19日,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張曉軍通報了包括中科云網(002306)、百圓褲業(002640)、寧波聯合等在內的18只個股涉市場操縱違法違規行為的執法工作情況,并稱目前已對涉嫌機構和個人立案調查。

上海杰賽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智斌對《投資時報》記者表示,“證監會點名18家上市公司,已經表明監管者手中握有充分的證據,未來是啟動行政程序,還是司法程序,還要看標的金額的大小。達到刑事立案標準就構成犯罪。”

這18家公司中,最為引人矚目的就是寧波聯合,私募大佬徐翔持股高達1554萬股,成為僅次于浙江榮盛的第二大流通股東。在今年4月的股東會上,徐翔旗下澤熙系列信托產品曾提議寧波聯合實施高送轉,但最終被股東會否決。

有市場人士質疑,私募基金因為大量持股具備一定話語權,高送轉的最終目的,是為了股價炒高后順利出貨。

鑫科材料(600255)、明牌珠寶(002574)等公司的表現,也體現了這一特征。明牌珠寶歷史上從未實施過高送轉,澤熙系介入后,公司罕見的實施10轉12,之后徐翔系產品完成跑路。鑫科材料也延續這一軌跡。私募產品大量持倉,公告重組、高送轉等利好,之后私募產品再利用狂熱的市場氛圍出逃。

在今年中期,市場曾一度瘋傳徐翔遭到證監會稽查,但澤熙公開否認傳言。從重倉股寧波聯合被證監會點名來看,這種傳聞顯然并非空穴來風。

“現在應關注證監會的后續調查結果,如果存在上市公司與機構合謀串通,發布消息配合炒作,或者機構利用對倒、制造成交量等方式干擾股價正常運行,就應啟動后續的司法程序,遭遇損失的投資者也可以進行民事訴訟索賠。”王智斌認為。

受到消息影響,18家上市公司股價集體暴跌,徐翔重倉股也罕見集體大幅跳水。隨著事件的進一步發酵,在資本市場的連鎖反應才剛剛開始。

監管風暴

老鼠倉、操縱市場、控制股價、對倒誘多,類似的惡意操縱行為在二級市場屢見不鮮。但由于取證困難,最終能夠立案的少之又少,A股歷史上最著名的就是國美總裁黃光裕的“中關村(000931)”股價操縱案。

“監管層無法取證,無法稽查。一個私募基金,操作一只股票,往往會動用數百甚至上千個賬戶,這些賬戶分布在全國各地。拉抬的過程,有時候用對倒方式,有時候也會通過媒體釋放消息,讓投資者入場追高,最終完成出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私募人士對記者表示,很多股票走勢一眼看去就知道是被資金刻意操縱的,但監管者無法取證,至多也只能是上市公司發個異動公告,最終不了了之。

在圈內人士看來,證監會本次大張旗鼓的對操縱行為宣戰,可能已經獲得了確鑿的證據。那么,在浩如煙海的資金賬戶中,監管者又如何解開這道稽查難題。

幾經周折,《投資時報》記者了解的信息是,北京一家大數據公司為證監會研發了一套能夠精準判斷市場行為的系統,對于制造開盤價、盤中對倒、老鼠倉等違規行為有著準確的判斷。

上述公司相關負責人透露,“早在10年之前,就已經可以對惡意市場操作的行為進行初步篩查。目前,系統可以對絕大部分市場交易行為進行有效梳理。

這位負責人同時強調,“技術上,操縱市場行為幾乎無可遁行。這套系統從未對外使用過,系統的核心模塊僅供證監會使用。”

值得注意的是,12月4日的新聞通會上,證監會發言人表示,“我們注意到近期股市坐莊、操縱股價等違法違規活動有所抬頭,對此,證監會將加強市場監管,堅決予以打擊,切實維護市場正常秩序,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

之后,新華社、央視迅速跟進報道。12月19日,證監會通報了18家涉嫌公司名單。據了解,通報之前監管層并沒有與涉嫌公司進行任何溝通。

監管層信心之堅決,行事之果斷,可見一斑。

按照張曉軍的表態,目前已對涉嫌操縱中科云網、百圓褲業、興民鋼圈(002355)、山東如意(002193)、湖南發展(000722)、鐵嶺新城(000809)、寶泰隆(601011)、寶鼎重工(002552)、元力股份(300174)、東江環保、中興商業(000715)、山東威達(002026)、寧波聯合、遠東傳動(002406)、科泰電源(300153)、新海股份(002120)、九鼎新材(002201)、珠江啤酒(002461)18只股票的涉案機構和個人立案調查。

《投資時報》記者梳理后發現,這18家公司多以中小板、創業板股票為主,其中既包括基金重倉股,也包括一些私募游資突擊炒作的股票,最為著名的中科云網、百圓褲業是典型的題材概念股。

前述私募人士認為,監管層未來的調查方向可能有兩個:首先,利用資金優勢的對倒操作行為;其次,上市公司與機構聯手釋放消息,配合炒作行為。

對于機構的違規行為,認定還是有比較高的難度。王智斌舉例道,“比如某公司發布高轉增消息,機構在轉增實施前后進行出逃。轉增行為本身并不違規,監管機構要著重調查的是,機構是否通過關聯賬戶堆積成交量,誘多出貨。”

風口浪尖

毫無疑問,私募大佬徐翔被推倒了輿論的風口浪尖。在18家公司中,中科云網曾經是澤熙的重倉股之一,寧波聯合的股東排行上澤熙更是持股超過1500萬股貴為第二大流通股股東。

中科云網的前身是著名餐飲公司湘鄂情,經營不善,公司變賣資產轉型。其中充斥各種概念,比如影視概念、智能家居概念,甚至一度傳聞湘鄂情會收購“快播”轉型互聯網視頻企業。伴隨著每一種傳聞,公司股價都出現了連番惡炒,短短一年中股價從2.98元漲到了12.45元,漲幅超過4倍。澤熙4期集合信托產品賺了個盆滿缽滿。

在寧波聯合的投資過程中,澤熙更顯現出罕見的強勢。

2014年4月9日,寧波聯合公告稱,公司股東“澤熙6期”提議公司2013年度利潤分配預案為10派1.60元(含稅),并以資本公積金轉增股本方式向全體股東10轉15。

此前,寧波聯合的利潤分配預案僅是10派1.60元(含稅)。按照披露信息,當時澤熙持有寧波聯合1507萬股股份,占總股本的4.98%。受到消息刺激,寧波聯合股價連續暴漲。

令人意外的是,澤熙的高送轉提案,遭到股東大會否決。

北京一位投行人士表示,投資機構買賣股票是正常行為,高比例持股可能是對公司未來前景的充分看好,但是投資機構幾乎不會參與公司實際運營決策,企業的分紅、擴股行為要依據自身的經營狀況而定,澤熙提議高轉增背后的真實目的是個未知數。

8月27日,寧波聯合公告,第二大股東澤熙6期通過上交所集中競價交易系統增持公司股份2.9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0.01%,交易均價為9元/股。增持之后,澤熙6期持有公司1554.41萬股股份,占總股本的5%,構成舉牌。

“一般機構買賣股票,都會刻意回避舉牌。澤熙僅僅買入2.9萬股,顯然是瞄準了持倉紅線去的。”上述私募人士稱,2.9萬股動用資金不過30萬元,換來的是上市公司正式公告,以及投資者的狂熱追逐,可謂四兩撥千斤。

《投資時報》記者致電寧波聯合證券辦,公司證券事務代表湯子俊表示,“澤熙是否給公司實施了壓力,并不清楚。一切以公告為準。”

在被證監會點名后,寧波聯合回應稱,“經公司自查,公司和公司控股股東未委托任何機構或者個人進行任何形式的市值管理或影響股價的違規操作,且至今,公司及公司現任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均未收到中國證監會的任何立案調查通知。”

在寧波聯合前十大流通股股東名冊上,截至9月30日,重要機構股東方面,澤熙6期持股1554萬股,睿富二號持有215萬股,大成LOF持有149萬股。

最具話語權的澤熙是否存在違規行為,相信隨著證監會后續調查結果的公開,也會水落石出。

吸金秘訣

作為王亞偉之后最具影響力的股市大佬,徐翔的戰果輝煌,澤熙的總體量在熊市中急劇膨脹。與王亞偉的行事風格一致,徐翔也以低調著稱,很少在公開場合拋頭露面,甚至連其個人微博也檢索不到。

不過低調的徐翔在股票市場上卻是異常高調,與王亞偉接近,澤熙投資的公司大多具備重組題材。

無論是中科云網、金字火腿(002515)、鑫科材料,都與最時尚的投資主題相契合,中科云網曾計劃投資影視業最終流產,金字火腿作為一家食品企業因投資互聯網金融備受矚目,金屬材料類公司鑫科材料也先后投資銀行、影視而成為大牛股。

徐翔介入鑫科材料是在2013年,當時公司宣布定增投建高精度電子銅帶項目。澤熙以5.16元認購了4980萬股。該項目的產業契合度與鑫科材料主業緊密度較高。

定增完成后,鑫科材料的一系列投資讓人看不懂。公司業績差強人意,卻公告擬投資1億元參與大江銀行。隨后在短短一年中又再度推出定增計劃,宣布收購與主業毫不沾邊的影視公司西安夢舟,鑫科材料股價從5元一線漲到了15元。

雖然收購方案至今仍未完成,公司已經被視為了影視概念龍頭之一。同時,鑫科材料利好頻出,時隔6年之后,突然推出高送轉,轉送比例竟然高達10轉15。

10月10日,鑫科材料實施股本轉增。其后僅僅10天,10月21日公司公告稱,收到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東澤熙增煦關于減持的告知函,累計減持4632.25萬股,占鑫科材料總股本的2.9622%。

《投資時報》記者致電鑫科材料,公司董秘辦相關人士表示,“澤熙是公司股東,買賣公司股票是正常行為,也不需要跟公司打招呼。”

中小板公司明牌珠寶也因為澤熙的介入備受矚目。澤熙6期、澤熙4期曾聯手持股明牌珠寶約460萬股。明牌珠寶同樣在今年中期實施了高送轉,轉增比例高達10轉12。轉增于8月28日實施,之后在前三季度的股東排名中,澤熙的名字已經徹底消失。

市場瘋傳,上市4年來,明牌珠寶從未實施過高比例轉增,中期的高轉增或是迫于澤熙壓力。

對此,公司證券辦人士稱,“以前公司召開股東大會,總有投資者提議送轉。也有不少股東通過電話表達了送轉要求。現在公司又因為高送轉招致非議,有些不合情理。”

與鑫科材料如出一轍,明牌珠寶也趕時髦,同互聯網教育搭上了關系。今年中期公司宣布擬與北京高等珠寶研修學院聯手,投資珠寶在線教育,總金額1億元。消息公告時,恰逢全通教育(300359)等互聯網教育公司被熱炒之際。

然而,經過半年等待,項目進展卻渺無音信。前述明牌珠寶人士對記者表示,“由于項目不太成熟,綜合各方面考慮,可能有一定變化。”

無論是鑫科材料、明牌珠寶,還是中科云網、金字火腿,濃重的概念炒作痕跡讓人不禁生疑。

“低位買—高轉增—概念炒—逢高出”,似乎才是澤熙的吸金秘訣。

=====小編精選=====

徐翔被抓為啥穿白大褂拍照?

徐翔概念股名單一覽

徐翔個人簡介資料一覽

✽本文資訊僅供參考,并不構成投資或采購等決策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