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爾金控“產業投行”模式潤澤齊魯大地

中國是農業大國,在歷史上,最早的農耕文明可以追溯到北辛時期。作為這一文明的發源地——山東,長期以來一直是我國重要的農業大省。

若以耕地率排名,山東是全國最高,農業增加值長期穩居中國各省第一位,其農產品出口甚至連續19年領跑全國,占全國的24%。2017年全省實現生產總值(GDP)72678.2億元,其中,農業增加值4876.7億元,增長3.5%。

章丘大蔥、金鄉大蒜、膠州大白菜、煙臺蘋果……從蔬菜到水果,從經濟作物到糧食作物,山東農產品種類豐富,品質優良。而作為我國的糧食主產區,山東糧食產量較高,以小麥、玉米、地瓜為三大主要糧食作物。

新時代 需要“新動能”

2016年,人民日報的一位記者在山東某農業大縣做調研時,曾發現當地務農的青壯年比例正在下降,50歲以上的老年人成為從事農業生產的主力軍。

不僅如此,全縣104萬畝耕地,流轉面積32萬畝,2/3以上仍是農戶分散經營,缺乏有效的規模化、集約化管理模式。據媒體報道,截至2016年底,全省農村土地流轉面積只有2600萬畝,每個勞動力的經營規模約5.5畝耕地,為世界平均水平的1/4。

“種地不掙錢。”這是農民最怕遇見的情況,同時也是讓“農二代”涌向大城市討生活的原因之一。

究其根源,產業結構不合理,沒有形成規模化種植,缺少市場化運作,科技要素占比不高等都是導致農業發展難破瓶頸的因素,近年來出現的大白菜滯銷、大豆滯銷、大蔥滯銷等現狀都體現出一定相似性。

作為山東主栽糧食作物之一的玉米,在種植遇到了同樣的問題。在玉米產業中,長年來存在三大痛點:中間商層層加價,信息不對稱導致無法按需生產,行業信用狀況不佳使供需雙方缺乏契約精神。在此影響下,農民種玉米,往往賠多賺少。

2018年,山東省吹響了新舊動能轉換的號角,也恰恰是這一年,玉米產業翻開了新的一頁。

玉米大戶的“新角色”

2019年伊始,山東省濟寧市梁山縣館驛鎮紅星村農民劉某成了當地的大紅人——他承包的300畝玉米地,迎來了利潤提升的好勢頭。

早在承包之初,情況卻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好。那時,一畝地的盈利僅有200元左右。讓劉某的玉米地身價倍增的緣由,來自海爾金控的“產業投行”模式。

通過平臺化的共創機制,劉某在加入平臺后,直接從化肥廠、農藥廠、種子廠采購農資,降低了大約15%的成本,同時可以直接將玉米銷售給深加工企業,減少了玉米商販的提成,提高了10%的銷售額。另外,他從該平臺也獲得了資金支持,實現現代化灌溉、科學土壤檢測施肥。

他算了一筆賬,如今每畝盈利提高了將近30%。

劉某的角色也出現了變化:一個普通的農民,變成了海爾創業平臺上的創客。

“產業投行”模式助力濟寧玉米產業升級的實踐引發了媒體的廣泛關注,近日,山東電視生活頻道來到紅星村進行了實地專訪,著重剖析“產業投行”模式下,海爾金控如何針對產業痛點,對癥下藥,優化產業格局,為農民實現增收。

海爾金控的“產業投行”模式,為農民創造了與產業各方交互的契機,在其打造的鏈式信用生態中,鏈接著上游供應商,由此構建出玉米產業生態圈。通過打通產業鏈縱深,去除上百家中間商,建立以合同為基礎的信用增值體系,實現從化肥到種植到深加工到銷售四維信用經濟的閉環,讓農民知道下游加工廠商需要什么,按需生產,讓檸檬酸、味精、玉米油等深加工廠商能夠追溯原材料質量,確保銷量,為攸關方增利20%-40%,最終實現各方共贏增值。

農民,顯然是其中最大的受益者。

為鄉村脫貧創富播撒新希望

除山東電視生活頻道的報道外,海爾金控“產業投行”模式還吸引了國內其他一線媒體的關注:人民日報、大眾日報、新華網、證券時報、證券日報、經濟觀察報、21世紀財經報道、第一財經日報等媒體紛紛刊文,解讀“產業投行”。

“產業投行”模式,是海爾金控在實踐物聯共享金融過程中首創的產融模式。在鄉村振興的國之大勢下,“產業投行”模式在復制推廣中助力棉花、釀酒、化肥等多個產業實現升級轉型的同時,也帶來了巨大的溢出效應:帶動了全國16個省/自治區,約20000戶貧困家庭65000多人實現脫貧創富。

新的模式賦予傳統農業新的動能,也為廣袤鄉村帶來新的希望。

展開全部內容

✽本文轉載自互聯網,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