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身脫貧攻堅戰,選擇“利器”是關鍵——來自海爾金控的“產業投行”探索實踐

新中國成立70周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的關鍵之年,種種重要節點交疊在一起,讓2019年格外引人關注。

其中,如何消除貧困人口,特別是讓農村貧困地區實現脫貧致富,是全社會的輿論焦點。而隨著2019年“中央一號文件”的發布,我國已明確將決戰決勝脫貧攻堅作為今明兩年“三農”領域必須完成的頭號硬任務。

在前幾日的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上,國務院總理作政府工作報告時指出:“對摘帽縣和脫貧人口的扶持政策要保持一段時間,鞏固脫貧成果。越是到脫貧攻堅的關鍵階段,越要抓實抓細各項工作,確保脫貧有實效、可持續、經得起歷史檢驗。”

由此可見,脫離貧困并不代表脫貧工作的結束,防止返貧,并持續致富才是長久之計。而前不久全國人大常委會在審議脫貧攻堅工作調研報告時,很多人大代表也表示,脫貧攻堅需要一整套長效機制。

脫貧攻堅戰非一日之功

2018年,全國1386萬農村貧困人口擺脫貧困,預計280個左右貧困縣摘帽。2018年末,全國農村貧困人口從2012年末的9899萬人減少至1660萬人,累計減少8239萬人;貧困發生率從2012年的10.2%下降至1.7%,累計下降8.5個百分點。

“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困難較多”,是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對脫貧攻堅任務的形象描述。截至2018年年底,全國還有農村貧困人口1660萬人,約400個貧困縣,近3萬個貧困村。2019年,我國將繼續推動超過1000萬人實現脫貧。

在脫貧攻堅戰的問題上,不少痛點亟待解決。譬如,各地普遍反映當前的扶貧政策都是真金白銀,但相比之下,如何激發脫貧攻堅的內生動力仍是亟需補齊的短板。也有部分地區還存在涉農業資金整合推進不暢,地方配套難度大,資金籌集困難等系列難題。

另外,貧困地區基本上仍以小農生產為主,產業發展規模小、組織化程度低,缺乏新型農業經營主體,龍頭企業帶動作用發揮不夠,聯貧帶貧能力弱。

用“產業”、“金融”等長效機制克服返貧

脫貧后返貧,在農村地區,并不鮮見。而解決農村貧困問題,僅依靠地方財政和政策加持,還遠遠不夠,需要全社會的共同參與;同時,在幫扶引領農村脫貧的具體措施中,與其單純的資金助力還不能從根本上破解,“授人以漁”方為上策。

有人大代表曾表示,脫貧以后的返貧問題因素復雜,和整個經濟發展的大趨勢有緊密的關聯。核心就是要有一套可持續脫貧的機制,這個機制可能是一種產業機制,也可能是一種金融機制等。

正如前不久中央政治局第13次集體學習指出要“改進‘三農’金融服務”,以及中央文件《關于金融服務鄉村振興的指導意見》中提出要增加農村金融供給。種種跡象表明,以金融助力精準扶貧,并與鄉村振興戰略相結合,未來將大有可為。

脫貧攻堅路上,探索在持續

關注民生,尤其是聚焦“三農”發展,在海爾并非罕有之舉。就在日前接收媒體采訪時,全國人大代表、海爾集團總裁周云杰向記者們提到了海爾近年在鄉村振興方面所進行的積極努力。

而與之相映成趣的是,作為海爾物聯網共享金融平臺,海爾金控給出的解答,是通過將產業與金融相結合的方式,為產業賦能,最終在助力產業發展的過程中,實現金融與產業的共創共贏,而其中最大的溢出效應,無疑是對貧困地區的有效幫扶引領。“產業投行”模式下,海爾金控持續為農村相關產業的升級賦能并造血,為鄉村振興、為農村的長遠發展提供可持續道路。

回顧“產業投行”模式的演進過程,海爾金控已憑借這一模式,在農村廣袤的土地上,播下產業動態升級的種子。在助力脫貧攻堅戰,踐行鄉村振興戰略中,“產業投行”模式更像是精心磨礪的利器,直擊當下農村發展的痛點。

比如在肉牛養殖領域,通過打造生態圈,將產業鏈條上從基礎母牛到肉牛養殖、防疫、飼料再到屠宰等各個環節納入生態體系,通過鏈接各方資源,形成共創機制,為產業發展助力的同時,讓甘肅、寧夏、湖南等西部多個地區的農民實現創業致富。

又比如,通過鏈接龍頭企業,以定制化金融服務解決農民貨款的形式,既為企業解決了賬期問題,同時又讓農民有了底氣。在訂單農業的幫助下,農民來年的種植有了保障,創富的積極性也大大加強。這一探索讓內蒙古林西的甜菜產業實現大幅升級,同時也助力了該縣成功摘掉國家級貧困縣的帽子。

玉米、火龍果、棉花、釀酒、化肥、生豬……越來越多的產業在“產業投行”模式的推動下實現升級迭代,這一模式的提出者海爾金控也在2019年的開局之年里,交出一份這樣的成績單:截至目前,已帶動全國16個省/自治區,約20000多戶貧困家庭,65000多人實現創業脫貧。

有全國人大代表曾指出,不要為“脫貧”而“脫貧”,其實正是表達為貧困百姓賦予長久發展能力的深刻主旨。

“產業投行”模式將海爾金控從產業根本出發的產融思維融入到地區產業,為人們提供創富途徑,為杜絕返貧帶來新的破解之道。從產業扶貧走向產業興旺,正如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所提: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加強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統籌銜接。

在脫貧攻堅的關鍵階段,脫貧成果鞏固、農民生活水平的持續提升和農業農村的高質量發展等后續問題,要在鄉村振興戰略框架下得到持續的解決。

我們同時也在政府工作報告中看到了這樣的描述:“大力扶持貧困地區特色優勢產業發展。加快農業科技改革創新,大力發展現代種業,實施地理標志農產品保護工程,推進農業全程機械化。培育家庭農場、農民合作社等新型經營主體,加強面向小農戶的社會化服務,發展多種形式規模經營。支持返鄉入鄉創業創新,推動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

這一連串的文字,為精準扶貧和鄉村振興帶來更多想象空間。

✽本文轉載自互聯網,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