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大學經管學院副院長陳煜波:提出問題比解決問題更重要

數字經濟時代,最重要的能力是什么?數字人才的定義是什么?為什么說信息化是中華民族千載難逢的機會?數據營銷的本質又是什么?

8月19日,清華-青騰未來科技學堂(首期)迎來了第六次課程。課堂上,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院長陳煜波教授,分享了他的研究課題《數字經濟與數字人才》,為未來科技學堂學員們解答疑問,詳細解析了數字經濟時代的商業模式、發展契機和數字人才戰略。

圖: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院長陳煜波教授

數字經濟時代,提出問題比解決問題更重要

明朝時期的中國,無論是科技力量、軍事力量,經濟狀況等,都是世界上的超級強國。但為什么后來就衰落了?陳教授進而又提出一個問題:“我們是怎么落后的,中國曾產生四大發明,為什么沒有產生現代科技?”

歸根溯源,陳教授認為,其根本原因在于,中國幾千年的文化和教育強調的是一種歸納類比思考,而非邏輯的演繹。人們往往會將前人的經驗作為模板照搬,而不去思考其背后的因果關系。他舉了一個形象的例子:“我們經常引經據典,比如說孔子說應該怎樣,于是就自然應該怎樣,但很少去思考孔子說這事情要這樣做才會成功的背后的因果關系和邏輯、它發生的假設前提條件有沒有變化、到現在還適不適用。”

在改革開放后四十年里,我們利用擅長的歸納類比思考方式,通過學習、效仿其它發達國家成長了起來。我們的教育非常擅長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培養出大量具有世界一流執行力的人才,因此我們能夠將事情用速度最快、成本最低的方式去做好。但我們的教育和思維方式很少教我們去想問題從哪兒來的,如何獨立地提出問題,也就是從0到1的創新能力,我們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實際上,在陳教授看來,數字經濟時代,提出問題的能力遠比解決問題的能力更重要。因為提出問題就是提出新的發展方向,這代表了一種創新思維和創新能力。對于創業者來說,創業的時候,必須首先梳理出自己企業、市場、行業、經濟相關的假設前提,“你不是片面跟隨,你是真正基于這些假設前提做出邏輯推理,從A到B可能是一個產品迭代,C到D可能是一個新的產品,D到E就是一個新的商業,E到F可能是整個產業的變革,推得越遠,可能越是創新,越有原創性。”如果連假設前提都梳理錯了,那必將輸在原點。因此,在當今這個知識過載、信息過載的數字經濟時代,與其片面的追求知識信息量,不如真正學會如何思考,學會提出問題。

站在時代拐點,信息化是千載難逢的機遇

無論我們是否掌握了提出問題的能力,數字經濟時代已然到來,并造就了巨大的機遇。“人類歷史正在進入一個新的經濟業態拐點,而在座的各位同學非常幸運地成為這個拐點的驅動力。”陳教授說道。

按照陳教授的觀點,在幾千年前的農業經濟時代,土地和勞動力是最核心的生產要素;到了幾百年前的工業經濟時代,資本成為了土地和勞動之外的第三個關鍵性生產要素;如今,數據則是第四個關鍵性的生產要素。而數字經濟的本質就是以數據作為關鍵生產要素,最終來推動整個生產力的提高。從這個層面上來說,當今的中國創業者趕上了一個全新的機遇,并有機會成為大數據人工智能驅動的數字化轉型階段的領軍人。

今年4月,全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會議中提出:“信息化是中華民族千載難逢的機遇。”陳教授強調,之所以千載難逢,是因為“我們通過數字化真正的幫助我們在未來的二三十年里,可以實現西方發達國家兩三百年時間才實現的工業化、城鎮化的轉型”。“中國發展數字經濟的邏輯是‘四化’同步,在沒有走完工業化、沒有走完城鎮化、沒有走完現代農業化的時候一下子進入了信息化時代。“這無論是對整個中國來說,還是對創業者來說,都是個抓住時代風口、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超過一半的數字人才分布在傳統行業,中國數字轉型已進入深水區

數字經濟發展至今,數據是其中一個關鍵生產要素。它作為一個資源,就像石礦一樣,需要被不斷挖掘。靠誰挖掘?靠數字人才。但數字人才和IT人才、技術人才完全不是一個概念。陳教授認為,數字人才指這個人才需要具備數字化的素養,既包括傳統的IT技術人才,更包括和技術互補協同的跨界人才。

談及數字人才的分類,陳教授指出,我們可以把所有行業的價值鏈分成六個部分,這六部分價值鏈的數字化轉型相應地可以劃分為六類人才,分別是數字戰略管理者、深度分析專家、數字產品研發人才、先進制造工業4.0的專家、數字化運營和數字化營銷人才。其中,數字戰略管理將是每個數字化轉型的領導者必備的數字化素養,不僅要懂技術,還要懂整個企業的管理、經濟等方方面面的價值如何轉型。

根據以上分類,中國目前有多少符合條件的數字人才呢?陳教授基于對3600萬領英(LinkedIn,全球最大的職業社交網站)中國用戶數據的研究,發現“只有72萬用戶是符合我們標準的數字人才。人才分布前10位的城市有上海、北京、深圳、廣州、杭州、蘇州、南京等沿海發達城市。我們很意外,成都、武漢、西安等中西部城市也在第一方陣。”可以看到,除了發達沿海城市之外,中西部的地區的數字人才開始異軍突起,這也從側面說明了我國數字經濟發展的火熱程度。

從數字人才的行業分布來看,傳統的ICT行業占據了近一半份額,另外超過一半的份額中,制造業占了20%多,金融6.8%,消費品6.6%,醫藥3.8%,企業服務3.1%……分析看來,中國的數字人才已深入滲透到傳統行業。從這個角度講,中國數字轉型已進入深水區。

大數據運營,經營用戶而非經營產品

說了那么多關于數字經濟的事情,什么才是大數據運營的本質呢?陳教授在演講的最后,為大家揭露了這個終極奧秘。

數字經濟離不開大數據運營,大數據運營的核心是基于大數據去洞察用戶的潛在的需求。一流的企業應該比用戶更了解他們自己的需求,而大數據的應用使得企業可以比用戶更加了解他自己的需求。陳教授舉例說,在大數據出現之前,豐田為了進入美國市場,派了大量市場研究人員到美國的中上階層家庭中,去觀察他們日常用車習慣。最終洞察出美國中產階級家庭開車接送小孩這樣潛在需求場景,安全性和舒適度是重中之重,最終推出雷克薩斯品牌的豪華車,成功進入了美國市場。

在大數據出現之后,收集與挖掘用戶習慣、喜好和潛在消費,變得比以往容易了許多。以用戶需求為核心,其實也就是在說——你是在經營用戶,而不是在經營產品。陳教授以星巴克為例,指出在茶文化的中國,星巴克咖啡何以保持經久不衰的人氣?因為它所經營的大都市生活方式或“洋氣”是所有中產階級的剛需品。

陳教授最后總結到,無論是數據驅動的營銷、數據驅動的商業運營還是大數據驅動的商業創新,本質是經營用戶,而不是經營產品。

展開全部內容

✽本文資訊僅供參考,并不構成投資或采購等決策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