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旦求是學院首設東方經濟學研究中心 傅海棠分享研究成果

上海,2018年5月10日,復旦求是?東方經濟學研究中心在復旦求是學院舉行了隆重的揭牌儀式,滬上金融圈多位知名大咖參與本次揭牌儀式并紛紛發表感言。本次活動上,東方經濟學創立者、知名投資家傅海棠先生發表主題為《論世界經濟的第三次騰飛——世界學習中國模式》的演講,獲得了全場一致好評。

(復旦求是東方經濟學研究中心的理事會成員揭牌儀式)

本次活動由復旦求是學院副院長、復旦求是學院金融研究所所長趙昌運導師致開幕詞,趙老師認為:“國內研究經濟學的人士大都是向外看,以研究西方經濟模式為主;但中國有著上下五千年的歷史沉淀,東方經濟學跟西方經濟學有很多不同之處,新成立的東方經濟學研究中心旨在揭示東方經濟的運行規律,以及其作用于東方經濟和資本市場的影響,同時也會將研究成果用于學院的教學方面,以期培養更多的本土化人才”。

(復旦求是學院副院長趙昌運向傅海棠先生頒發證書)

接下來,由各位復旦求是東方經濟學研究中心的理事會成員來到舞臺中間,他們分別是“復旦求是東方經濟學研究中心”行政主任趙昌運先生、“復旦求是東方經濟學研究中心”研究主任、首席經濟學家傅海棠先生、“復旦求是東方經濟學研究中心”研究副主任孫成剛先生、“復旦求是東方經濟學研究中心”秘書長沈良先生、“復旦求是東方經濟學研究中心”副秘書長王璐女士以及“復旦求是東方經濟學研究中心”副秘書長馬明超先生,他們共同為復旦求是東方經濟學研究中心的成立揭牌。

現場在座的諸多金融圈知名大咖也紛紛發表觀點,其中,鴻網供應鏈董事長、鴻凱投資董事長林軍先生作為投資交易圈的資深人士,他認為“遍觀中國那么多年的歷史,我們在世界經濟舞臺一直占據著舉足輕重的地位!雖然近代,中國有過退步,但是我們迎頭趕上!改革開放30多年來,中國又重新展示了它的強盛和成就,成長速度非常快。通過跟很多經濟學家的探討,我認為其中原因眾多,牽涉到宗教、文化、歷史傳承、思維方式、管理模式以及中國人的基因,最近國際上也有一些大事件,讓很多人開始認為中國不過只是‘山寨’大國,沒有核心技術。可你倒過去看日本,在七八十年代的時候,日本的很多產品也是山寨,他們把德國、美國、歐洲的諸多產品分解研究后自己去制造,但現在的日本呢?可見發展的軌跡一開始都是所謂的‘山寨化’,到后來沒有可以山寨學習的對象,就必須開始創新發明,這是必經階段。包括國內的證券期貨市場,十幾二十年前,你要是從事這行會被認為是不務正業,但隨著綜合國力和改革的深化,越來越多的精英加入其中,現在你說你搞金融大家看你眼光都是感覺挺高大上的,大家的思維在發生變化。那么,東方經濟學研究中心在這個時候成立,我認為是恰到好處。”

(鴻網供應鏈董事長、鴻凱投資董事長林軍先生)

睿福投資董事長付愛民先生打趣道:“我跟傅海棠先生算是本家,看來傅家比較容易出投資類人才”,詼諧的話語引得全場笑聲不斷。作為跟傅海棠先生深交多年的好友,兩人經常徹夜深談,付愛民先生在活動現場分享了“東方經濟學研究中心”的由來,原來早在2011年時,傅海棠先生就跟他多次交流自己對于“東方經濟學”的理解,“老傅的東方經濟學理論跟一般經濟學專家憑空造樓閣的想象不同,他自己做交易,他的理論是基于實踐的基礎,因此更有說服力”。

(睿福投資董事長付愛民先生)

華鑫證券高管成員,復旦大學、蘭州大學等高校金融研究生導師鄭木清先生作為資深業界人士,深知從實踐升華到理論的不易,一門理論的形成,要么是“從理論到理論,要么是從實踐到理論,但是從理論到理論畢竟有其局限性,因為歸本溯源,大部分經濟學理論都還是要源自實踐”,因此,東方經濟學理論經歷了從“萌芽-思考-實踐-總結-再實踐-再思考”的過程,浸透了研究者本人的心血,他對傅海棠先生的這種精神相當敬佩。

(華鑫證券高管成員鄭木清先生)

黑色商品投資高手于忠先生作為實戰派的代表嘉賓,不無感慨的說道,“傅海棠老師算是為我們這些草根派的實戰人士正名,以前大家好像覺得我們只是‘野路子’,做交易賺錢全憑運氣,你雖然賺錢,也對操作理論有一定感悟,但是因為思路跟西方經濟學并不相同甚至相悖,即便在實戰中很有效,但因為你不是正統,說出去也沒有底氣,別人也不信。今天,東方經濟學研究中心的成立,讓我們也可以分享自己從實踐中得來的理論而不必擔心別人眼光,就好像終于找到‘門派’一樣。”

(黑色商品投資高手于忠先生)

瑞克投資董事長王向洋先生是技術派投資高手,曾有同為技術派的朋友問他,傅海棠先生作為基本面派投資代表,你卻去為他站臺,不是有點格格不入嗎?但是在王向洋先生看來,這兩者并不矛盾。他坦言在跟傅海棠先生的交流中,傅海棠先生對于基本面的深刻理解,彌補了自己專攻技術面的不足,也解決了他內心中的困惑——究竟何為確定性。因為技術派往往是突破買入或是突破止損,很難有確定性,但這點卻可以通過基本面來解決,因此兩者并不應該對立,而是互補。

火藍資產執行董事陳楊先生長時間從事外盤交易,在第六屆藍海密劍中國對沖基金經理公開賽中,打破國內期貨交易實盤大賽記錄,從本金剩下不到1萬美元,6手美元指數期貨持倉,做到盈利超過千萬美元,戰績驕人!即便如此,在傅海棠先生面前,他依然十分謙虛。由于個人經歷,陳楊先生有著多年西方經濟學研究的經驗,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傅海棠老師不但了解東方經濟學,對西方經濟學的理解也可謂“入木三分”——“可能傳統的經濟學人士都帶著有色眼鏡,他們并未跟傅海棠老師做深入交流,而只是先入為主的自以為。但其實,傅海棠老師真正懂得西方經濟學運行內核,就像我一直做美元,這跟宏觀經濟密不可分,如果對基本面沒有透徹的了解,很容易就在震蕩中出局……在跟傅海棠老師的不斷交流中,最終讓我意識到應該回歸到樸素的邏輯思想,這對我而言是有極大幫助的。”作為傅老師學生的代表,陳楊先生如此侃侃而談。

被期貨圈譽為“黑色系”王者、量磁資產董事長王兵先生認為“在初期交易的啟蒙中,能得到優秀老師的指導是件非常幸運的事情,你可以由此建立起正確的交易體系和交易邏輯。向這些老師致敬,因為他們是真正的‘市場布道者’”,在他看來,“東方經濟學實質上是對中國歷史的傳承,東西方文化和體制的差異,造就了東西方經濟學不同的流派,國內剛剛進入市場經濟時,大批的學者用西方經濟學的觀點來看東方,隨著時間的推移,會發現很多理論并不適合國內市場,因此東方經濟學研究中心的成立是非常有必要,這套理論更適合中國市場。”

(量磁資產董事長王兵先生)

心道科技創始人老白認為:“陽光底下沒有新鮮事,西方經濟學很多理論其實東方早就有了,而且都是古人從實踐中獲得,比如在《管子?國蓄》中就記載:以珠玉為上幣,以黃金為中幣,以刀布為下幣。這些在歷史的長河中都存在,只是近代史上西方比較強大,讓很多人誤以為西方經濟學就是顛不破的真理,讓我們忽略其實中國曾經有過那么輝煌的商業文明。但舶來品總歸水土不服,伴隨著中國經濟的騰飛,我們還是從東方經濟學來著手重新認識國內市場。”

(心道科技創始人老白)

嘉賓們的發言或有的放矢,或發人深省,引發了臺下的陣陣掌聲。活動的最后一項,則是由傅海棠先生發表的主題演講——《論世界經濟的第三次騰飛——世界學習中國模式》,在傅海棠先生看來,東西方經濟學有著截然不同的特點,他認為在中國,有了強大的政府,它的主動作為才能夠解決社會上遇到的各種問題,促進經濟的發展,實現持續繁榮。他的投資戰略思想就是發現問題,解決問題。“豆油漲到1萬多,最后讓大家都沒有油吃了,這樣不行,消費會減少,供給也會上來,最終還是要跌下去,發現供求關系中的極端點,找到轉折點,才能夠有賺錢的機會”,他更對有些西方經濟學派認為“不應該宏觀調控”的觀點嗤之以鼻,“天冷了人就要多穿衣服多蓋被子,結果你還是穿著夏天的衣服自我安慰——身體習慣了就不冷了,讓身體自我調節,我看這是神經病!”在傅海棠先生看來,經濟是確定的,管理層采取什么措施,解決什么問題,一切都是確定性的,沒有不確定的東西,同樣的理論,放到投資上,就是投資只做確定的事情。

(東方經濟學創立者、知名投資家傅海棠先生)

傅海棠先生鏗鏘有力的演講,讓在場眾多投資界大佬為之鼓掌稱道,囿于活動時間有限,短短的四十分鐘讓很多與會者以及觀看直播的朋友意猶未盡。好在接下來,傅海棠先生將同眾多投資界大咖在復旦求是學院開設《首席風控官》課程,進一步完整的闡述自己觀點和理論,傳道授業解惑,將自己的理論發揚光大。

復旦求是中國操盤手訓練基地歷經九年的發展,除了同學們的努力外,也與外界各位朋友的支持密不可分。本次復旦求是東方經濟學研究中心的成立,標志著在傅海棠先生以及眾多金融圈資深人士的大力支持下,學院在經濟學的研究深度上又上了一個全新的臺階,相信隨著一篇篇學術論文的發表,以及各類研討會等活動的舉辦,“東方經濟學”將會為更多人所知曉。這也進一步豐富了復旦求是?中國操盤手訓練基地的教學課程,更是對同學們能夠先人一步,成為有信仰投資者的強大保障!

展開全部內容

✽本文資訊僅供參考,并不構成投資或采購等決策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