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票代理靠什么賺錢?賣一張票能賺多少?

機票代理暗藏貓膩:低價陷阱,捆綁銷售。消費投訴不斷,“黑票代”擾亂市場,售票模式亟待創新。

機票代理靠什么賺錢?賣一張票能賺多少?

機票代理靠譜嗎?

代理買機票靠不靠譜,辦了健身卡店家會不會跑路,請的保姆會不會打罵孩子……這樣的擔憂可能很多人都遇到過。這一樁樁一件件,看上去都是些芝麻小事,但真碰上就會讓人鬧心不已。

近年來,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的發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們對生活的追求更有“品位”了,但身邊這樣那樣的麻煩事卻可能無聲地消解生活的“幸福感”。實際上,涉及老百姓的事,再小也是大事,因為它一頭牽著民生,一頭連著社會治理。當前,我國改革發展進入攻堅階段,亟待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讓人們生活更舒心,社會運行更和諧。

“不改期、不簽轉”、標價與實際價格不符、航班取消無通知……不少“空中飛人”通過第三方代理商購買機票時都遇到過這樣的事。許多網購機票平臺也頻頻賣出“問題機票”,個別機票代理商的不規范行為導致旅客購票后產生無法登機等情況。機票代理平臺給消費者帶來便利和實惠的同時,也帶來一些煩惱。機票代理市場為何亂象叢生?有哪些難題亟待解決?又該如何提升形象,重振消費者信心?請看記者調查——

機票代理暗藏貓膩

規則不明、宣傳不實、低價陷阱、捆綁銷售、暗藏貓膩

上海的楊女士在某在線購票平臺購買了某日從上海飛往青島的MU590次航班,頁面顯示最低價287元,但點進去購買時價格卻跳轉為457元。打開選項,發現整個售價被添加了機場建設費、航空意外險、接送機券和延誤險等種種“副產品”。

實際上,在拿到票后,楊女士卻發現票面上顯示的價格是380元。“沒想到從第三方平臺買張票比在航空公司官網買還要貴!”楊女士抱怨道,而且網購機票在退票時會被告知“機票不可改期,不可簽轉,如退票,只退機建和燃油費。”

楊女士的遭遇并非個例。記者日前從上海市消保委獲悉:近年來關于機票銷售的投訴大幅增加。在去年上海12315熱線受理的投訴中,有關機票問題的投訴平均每天20多件。相關負責人表示,網絡售票主要涉及以下幾個方面的問題:一是規則明示不清,消費者買機票時甚至不知道優惠在哪里;二是優惠宣傳不實;三是套餐低價陷阱;四是進行產品捆綁銷售;五是退票暗藏貓膩,自行設定退票規則。例如,同一張機票,通過購票平臺出售,不同的“搭配”竟然出現了5種價格,不僅消費者看不懂,連售票方也無法說清楚具體算法。

“低價票的主要途徑有拼散客團購,比如代理商和航空公司簽訂了大客戶協議,但實際上代理商在售票過程中,把一些散客也放入到團購當中,拼團‘搭車’;或者把航空公司獎勵的免費票拿出來沖抵,以及使用別的消費者積分兌換機票出售;另外在退改簽上面做文章,比如無法退改簽,或者改簽要收取高額的手續費,代理商從中謀取利潤。”安徽民航機場集團航空客貨銷售有限公司客運部經理孫洪軒說。

“還有就是一些不規范代理商的打包銷售,把票價壓得很低來賺取眼球,然后會有配套旅游、住宿等其他產品來彌補機票壓低的缺口,這實質上是一種虛假宣傳的行為,擾亂了正常的機票銷售市場秩序。”東航安徽分公司市場部銷售經理余政說,這種行為既損害了旅客權益,也抹黑了航空公司,消費者可能因此損失時間和金錢,對企業來說搭進去的則是自身信譽。

“黑票代”大量存在是主因

消費者網絡購票習慣已形成,網絡銷售機制為“黑票代”留下了生存空間

對于正規代理,“要取得中國航協、國際航協的許可,代理人員要取得上崗證,同時要有航空公司的授權,簽訂合同。”孫洪軒說,雖然成為正規代理商的門檻不低,但機票代理行業仍然“魚龍混雜”:據統計,全國目前共有幾千家具有正規資質的機票代理商。但除此之外,還有著大量資質不全、操作違規的“黑票代”。

據介紹,“黑票代”一般分為兩種:一是代理人取得了代理許可,但在取得許可之后,利用長期從事代理行為的一些資源和不規范操作的經驗,搞到低價票出售;二是壓根就沒有取得正規的機票代理資質,只是基于利用和正規代理商的某種關系,成為他的二級分銷商或三級分銷商,手頭有客源、有資源,就開始從事機票代理。

不正規代理商的市場空間有多大?據業內人士透露,目前旅客主要的機票購買渠道有四類,一是像攜程這樣的OTA(在線旅游社),二是“去哪兒”和“去啊”這樣的購票平臺,三是傳統票臺,四是官網直銷。一般來說,只有當客人指定要乘坐某個航空公司的航班時才會去官網購票,而傳統票臺不能提供互聯網服務,很不方便,所以大部分的旅客都會選擇前兩種。“雖然大的網購機票平臺對代理商都有相應的審核入駐機制,但并不能對代理商的分銷行為進行全程監控。”相關專家表示,現有網購平臺的銷售機制給“黑票代”預留了生存空間。

“這么多年來,消費者的消費習慣已經形成,多數人都是通過網絡平臺購票,通過價格排序選擇最合適的航班。”安徽大學法學院副院長朱慶認為,由于去哪兒、攜程等平臺較早的將代理購票方式引入互聯網,加之早期這些平臺銷售的機票確實有價格優勢,不少人的購票習慣已經被養成。

除此之外,據某網購機票平臺負責人透露,近年來,航空公司給予代理商的代理傭金比例持續下降,從最初的9%已經下降到了如今的3%左右,而一些國外航空公司甚至已經取消了代理傭金,使得機票代理商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

但民航資源網相關專家表示,現階段代理商與航空公司直銷還不能相互取代,航空公司需要做好OTA上的旗艦店和自身官網、APP等直銷平臺的定位,處理好它們之間的協同關系;要投入更多資源在OTA平臺上,并以此推動“提直降代(提高直銷比例,降低代理商比例)”。

形成合力才能有效治理

亟待出臺統一監管辦法,擴大直銷比例,加強盈利模式創新

“我國航空產品消費市場仍處于價格驅動型,但已開啟由價格向價值驅動型的升級模式。預期10—15年后航空產品消費市場將形成價值驅動型。對航空公司而言,要通過拓展輔助性服務產品,給消費者以更多價值感是值得嘗試的路徑。對OTA而言,退票對賭、打包銷售、惡意占位等各種基于降低機票價格的創新在當下是有其合理邏輯的,但顯然隨著消費者對服務品質的關注和對營銷貓膩的了解,注定是不可持續的。”民航資源網專家呼吁OTA們,盈利模式創新是唯一的選項。

余政說,可以在擴大直銷上下功夫,減少不必要的中間環節,力爭讓投放到市場的票價成為旅客能拿到的票價;同時企業可以統一部署,對網上機票價格進行監控,預防不規范代理的情況發生。

如何規范代理的行為?朱慶說,在缺乏系統的監管辦法之前,更多只能通過合同法的途徑解決。對代理的不規范行為,要追究其違約責任,同時在與代理的合同簽訂過程中需要約定有明確的權利義務規定,強化監督履約。

“整個機票代理市場規范運營和消費者權益的有力保護,單靠法律條文的履約責任約束還不夠。監管層面還需要政府有形之手的介入,可以出臺一個系統的監管辦法,對代理市場、代理行為、責任承擔等方面予以規范。”朱慶說,一旦機票代理出現不規范行為,除了有航空公司合同履約方面的追責,還要接受罰款,乃至吊銷執照等行政層面的處罰。

“在監管上,航空公司、攜程等平臺,工商部門、航空管理部門、消協,不同層面監管責任各有側重,或從履約的角度,或從行政管理的角度,或側重消費者權益保護的角度,但不論哪個角度,目前來看監管方面都有些疲軟,下一步應制訂統一的監管辦法,讓每個監管主體各司其職,在多方參與下形成合力。”朱慶說。

✽本文資訊僅供參考,并不構成投資或采購等決策建議。